对话喻越越:坚守十年舞台剧我只把荣誉放在身后
发布日期:2021-11-13 23:31   来源:未知   阅读:

  曾作为北京奥运会主题歌《我和你》原定演唱者;担任音乐剧《断桥》女主角白兰,荣获韩国大邱国际音乐剧节最佳女主角奖;2014年演唱南京青奥会主题曲《梦无止境》,以及青奥会闭幕式主题曲《青春记忆》。

  演唱抗日战争胜利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推广歌曲《红纱巾》;登上央视春晚,演唱《丝绸之路》;同年,纪念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文艺晚会携手蔡国庆演唱《冷的铁锁热的血》;连续6年担任陆川导演的实景舞台剧《鸟巢·吸引》女主角“凌”。

  2018年6月28-7月1日,由喻越越领衔主演的音乐剧场《我们的爱情故事》,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

  从单位出发,乘地铁六号线到呼家楼转十号线到亮马桥站需要四十五分钟,下车再沿着东方东路步行十分钟即可抵达东方歌舞团,这里,是北京的CBD。

  走进中国东方歌舞团,路过门岗向内看了一眼,一个女生正在有条不紊地找着快递,那便是喻越越。北京的天真热,可眼前的喻越越却给人清爽的感觉,干净利落的着装虽是大热天却没怎么流汗,头发利落地盘在脑后,让人几乎忘了天气的炎热。

  采访时她带我去到排练厅,我们进入时有人在练着功,喻越越很自然地问可不可以在这儿做个采访,得到许可后,便安安静静地坐下去。和在舞台上与工作中不同,此时此刻她身上的光是收敛的,音量也不大,我不得不把录音笔放得再近些。眼前的女子没有攻击性的气场,但眼神坚定无比,和她说的话一起捆绑着,一下一下打在你身上,温柔而坚定。

  如果不是眼前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言一句,我在这座排练厅的短暂时光不会如此诗意。气场不强,却引人被迷住似的前倾,心中尽是诸般的蠢蠢欲动,人间、烟火、风月、艺术……

  记者:这次《我们的爱情故事》是音乐剧场的形式,“音乐剧场”是怎样一个概念呢?

  喻越越:时下许多人对音乐剧的定义是不完全准确的,有一些公演的音乐剧作品从形式上不属于完全的音乐剧概念。此次中国东方歌舞团把《我们的爱情故事》这部作品定位为音乐剧场,将“歌、舞、剧”融为一体。

  中国东方歌舞团创立至今已经有五十六年了。这五十六年来积累了许多广受大家喜爱的保留节目。此次《我们的爱情故事》进行创作时也把曾被带去世界各地演出的一些能够展现中国东方歌舞团风采的片段融入到剧情中,从形式上不完全符合音乐剧的概念,更多的是剧场性质的音乐表演。

  在《我们的爱情故事》中有着强烈的“剧”的形式,整部作品的剧情自然而连贯。但作为中国东方歌舞团如此专业的院团,在演出形式定位方面一定是十分严谨的,作品面对市场、面对社会时定位必须是专业准确的,最后我们采用了音乐剧场这一概念去定位《我们的爱情故事》。大家在舞台上能看到的内容会比较丰富和多元化,既有完整连贯的剧情线,又能看到中国东方歌舞团的保留节目。

  喻越越:中国东方歌舞团的舞蹈演员都十分优秀。他们付出了比别人多的努力,他们很强大。

  中国东方歌舞团是很国际化的,歌唱演员能够唱许多不同国家和风格的作品,舞蹈演员能够演绎许多不同风格和形式的舞蹈作品。我积攒了多年的音乐剧演出经验,此次合作的演员在音乐剧方面的经验比较少,在排练的过程当中大家互相学习,他们如此优秀还能够常常虚心向我请教我觉得是很难得,他们尊重艺术、信仰艺术,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许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喻越越:我是在第二轮演出时才加入这一剧组的,对于这部作品更多的是代表了新鲜的血液。参与过首轮演出的演员对整部作品会比较熟悉,在排练的过程当中我要尽量更快地融入到大家当中。此次由于我的加入,整部作品的剧情、表演状态和编排上有做了些许改动。

  每位演员在台上的气场是不同的,呈现出的舞台节奏也不尽相同。就像踢球一样,大家要互相感受、互相配合,新人的加入会让大家进入到一个新的排练状态,甚至有时呈现出的状态已经不完全是复排的状态了,更像是再度创作。

  这十年,我在舞台上进行大量的演出,对我来说舞台并不陌生。对于舞台,对于同群众演员、对手之间的配合方面我并没有太大的障碍,我需要的是去想如何能够从中国东方歌舞团的演员身上学到一些我没有的东西,这些收获对我而言很珍贵。我很希望让大家看到中国东方歌舞团不一样的特点,看到中国东方歌舞团创团五十六年以来第一次做音乐剧场的尝试,也是在保留中国东方歌舞团的传统核心之上同创新之间找到一个结合。

  喻越越:当然在任何院团表演都是不容得有疏忽的,我是长期在压力下成长起来的,面对压力的时候还能应对。每一场演出都想尽量做到更好,我无法保证万无一失,因为舞台剧的演出无法重复,每一次表演的那一瞬间发生后,不像影视剧可以重来,所有的完美或不完美都被定格在那一刻。

  在中国音乐剧、舞台剧发展的过程中,观众是很包容的。感谢有观众的包容,我更要做到保证自己不出问题,将我多年以来的经验、表演献给大家。

  记者:现在一些偶像出道的节目让很多艺人短时间内爆红并拥有大量粉丝,心里会有落差吗?

  喻越越:我认为这种现象是现在大众审美的舆论导向所导致的。优秀艺术作品要扎扎实实的,很多演员对于现状是又酸楚又无奈的,我们每天在排练厅从早到晚十几个小时的排练,远不及明星们上节目一次带来的关注度。

  从艺术的角度我们不能去褒贬这种娱乐化作品的好与坏、高与低。现在的社会发展得太快,这些媒体、娱乐媒介、娱乐记者在宣传的时候真的很希望他们能够花一点时间和精力,出于一种对于艺术的尊重和虔诚来报道在艺术的其他的角落还有一群信仰艺术的人在默默打拼着。

  优秀的艺术作品、艺术家是一定能够在舞台上长久不衰的。现在有一些网红,他们往往是转瞬即逝的。想想半年前公众在关注谁,一个月之后公众在关注谁,再下一个月公众又在关注谁。可是有一些好演员会一直在观众的眼前,喜欢他们的人会尊重他们对于艺术的态度,会觉得那才是真正能够一直继续向前走的。就像中国东方歌舞团的作品,这么多年来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只要他们在舞台上亮相就会有超强的震撼感。我们作为舞台工作者要加倍的努力,怀着对艺术的虔诚去创作。

  喻越越:舞台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块净土。我曾在演舞台剧之外参加过春节联欢晚会和一些娱乐节目。在我参加这些节目之外,舞台还是我永远不会放弃的一片净土。舞台是艺术的最初,也是我的初心,是属于舞台剧人的不易。

  有许多明星是从舞台上走出来的,靳东、孙红雷等等。他们还会不时地为舞台剧人呐喊,因为他们曾经也是从舞台上走出来。由于这些长年累月的默默努力,他们在台上每一分钟的磨练,才会获得如今这样的成就。我依然相信面对舞台不容得任何将就。娱乐化的艺人会存在,但一定会有很多真正热爱艺术热爱舞台的人会愿意走进剧场静下心来享受艺术的。

  喻越越:我曾在鸟巢演出《鸟巢·吸引》,这部作品我演出持续了六七年之久。鸟巢的场地非常大,剧中有一场是需要吊威亚的。一次演出时突然我的男主角吊威亚的绳子断了一根。当时我跟他牵着手,我们都很害怕。很多演员出事故都是在这些方面,包括影视也是一样。那一瞬间无论何时想起来都是非常的可怕,如果当时真的两个人的威亚都断掉的话,我就要从七八十米的地方坠落,那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作为舞台剧的演员,一定要学会保证自己的安全,这就涉及到常年演戏会积累下一些经验,要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如何规避掉一些危险。

  记者:现在很多人介绍你依然会首先说您是《我和你》的原定演唱者,怎么看待?

  喻越越:2008年我从音乐学院毕业来到北京,被张艺谋导演选中表演北京奥运会主题歌《我和你》。首先从《我和你》这一事件发生的2008年到2018年刚好十年,这十年来我几乎没有离开过舞台。

  这件事情不得不说给我带来了一些光环,也给我带来一些阻碍。曾经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能够被国家委以重任,能够被张艺谋的团队选中表演奥运主题歌,这时莫大的光环。张艺谋导演他比较喜欢启用新人,他希望能够有东方的新人面孔来代表中国展现给世界。

  最后没有入选,在当时我很沮丧,但现在看来我觉得反而可能是一件好事,至少在那一刻我的身上是有光芒的,也是从那时起我相信我的努力一定会被看到。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被为委以重任,证明了我是有能力的,也给了我很大的信心。那一件事情对于我的人生来说也是个奇妙的经历,我在想如果当时最后我去表演主题歌的话,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可能这就是命运给我开的一个玩笑。

  虽然在从事音乐剧创作的过程中我也参加过晚会,也发表了自己的单曲,但至少我在音乐剧的创作上从来没有放弃或将就的想法。事实上我在舞台剧上得到的报酬非常有限,几乎是不足以支撑我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的。我的情况其实也代表了大部分同行的情况。现在国家有艺术基金扶持舞台剧的项目,国家也在大力推动舞台剧的发展,我觉得作为舞台剧人更不应该放弃。

  现在我也看到一些很乐观的现象是大批的年轻人愿意走进剧院,走进剧场去到舞台欣赏艺术。无论是欣赏话剧音乐剧还是舞剧也好,其实是非常过瘾的,因为那一刻舞台上的光芒是不可复制的,每一个瞬间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新鲜的、充满不确定性的。

  喻越越:我现在的感触是荣誉在你身上时,你今天拿到了荣誉明天还要继续前行,那就把今天的荣誉放下,放在身后继续向前走,又是一身轻松地上阵。得到一个荣誉放下一个荣誉,得到一个荣誉放下一个荣誉,这样的话你永远都是最初的状态,始终没有负担地前行。

  短暂的的采访不时便要结束。喻越越要回到工作中。她起身,大步走出,像一阵花香,让人体会片刻便又躲进风里,。离开中国东方歌舞团,天际飘飞起柔情万缕的新雨。一切,漫无目的,百鸟声息。别过越越,我将踏入这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不会记得炎热,只会记得她的双眸,隔壁飘来的音乐,阳光,和演员们的汗水。

  如果让我“本色出演”,我一定能让大家捧腹大笑。是的,我就是那个“有趣”的路人,在梦境里我是英俊帅气的吟游诗人,在校园里我是深情歌唱的“大叔”,在电影院里我是异域风情的歌者,但是梦醒时分,我就是那个超级调侃的“笑星”。

  我最喜欢“梦醒”的那段,诙谐有趣,也喜欢“早安”,有一种朝气蓬勃的感受。去年起我成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一名研究生,这是我的梦想,我喜欢舞蹈,更热爱表演,《我们的爱情故事》里有台词、有歌唱、有舞蹈,我希望把真实的自己融入在这台作品里,为了这个“爱”的主题,也为了这部剧中所有“有爱”的人们。

  我也曾经参演音乐剧,是个像剧中人一样怀揣“舞台梦”的姑娘,风里来雨里去,成功和失败都自己品尝。所以这次参演《我们的爱情故事》,当我作为一个“路人”,看着她的辛酸和甘甜,仿佛看见了自己。我鼓励她就像在鼓励自己,看到她收到录取通知书,就像自己成为主角一样高兴。说这个“故事”不仅是剧中人的故事,也是我们每一个人关于成长的故事。

  这是一台讲述爱情的故事,也是一台充满爱的演出,我在其中,是一个“端庄丽人”般的路人!

  音乐剧场对于我们舞蹈演员是一种新的尝试,我们不仅要跳要表演还要开口唱歌,难度要比以往的舞蹈晚会大,通过这台晚会的排练过程中我们学习到了很多:跟歌队的同事学发音练唱歌、跟话剧老师学表演说台词,提高了自己的综合表演能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