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监测_
发布日期:2021-11-15 15:21   来源:未知   阅读:

  鸟类 监测地点:观鸟亭、鱼塘、凤塘河口 代表物种:黑脸琵鹭 检测周期:10月到4月 从种类上来看,调查共记录鸟类108种,隶属13目35科,在该地区存在着许 多种类的的珍稀鸟类。水鸟(包括翠鸟科)有57种,以卷羽鹈鹕、黄嘴白鹭、黑 脸琵鹭、鹗和黑嘴鸥为主,占总水禽种数的86.3 %,鹭科全国才20 种,福田自然保 护区就有15 种,其中黑脸琵鹭已为濒危物种。陆生鸟51种,优势种达16 种, 约 占总种数的30 %;珍稀鸟类8种,占总数的14 %;;国家一级保护鸟1 种:白肩雕;二 级保护鸟7 种:鸢、红隼、游隼、褐翅鸦鹃、赤腹鹰和白腹鹞[1]。该地区的迁徙 鸟种类较多有57种,与留鸟51种相当,其中以福田保护区作为越冬地的有42种。 从时间上来看,由鸟类季节变化图 1.1[2]可以看出,秋季(9-11 月)鸟类种 类较夏季(7-8 月)稍多;秋季由于迁徙候鸟集群迁徙,数量显著高于夏季。夏 季水鸟以鹭鸟为主,鸟类活动独立而分散;从 9 月份,开始陆续记录到南迁的鸟 类; 12-2 月属于冬季, 此阶段由于南迁的鸟类基本完成南迁并且开始在该地区繁 殖,从图 1.1 可以看出此阶段种类数和秋季相当,但个体数量有明显的提高;春 季(3-4 月)由于迁徙过境,鸟类数量有明显的回落,但因为南迁鸟的到来种类 数有上升的趋势。 7000 6000 5000 数量 种类 50 40 60 个体数量(只次) 4000 30 3000 2000 1000 0 7月 8月 9月 10月a10月b11月a11月b12月a12月b1月a 1月b 2月a 2月b 3月a 3月b 4月a 4月b 调查时间 20 10 0 物种数量(种) 图 1-1 鸟类总体季节变化动态 从地域上看,基围鱼塘洼地是从湿地到陆岸的过渡地带,小生境复杂多样, 因此鸟类种群生态也出现多样化。 水生鸟类主要分布在基围鱼塘洼地地带和外海 滩涂地带,陆生鸟类分布广泛多分布在基围鱼塘洼地地带和红树林地带[1]。 10 月 29 日于凤塘河口对外滩涂首次发现本年度黑脸琵鹭前来越冬。观测到 的最大数量出现在 12 月,为 121 只,其次为 4 月初,观察到 115 只[2]。 浮游植物 监测地点:观鸟亭、凤塘河口、鱼塘 检测周期:2008 年到 2012 年 代表物种:赤潮藻和耐污染藻类,如硅藻门、蓝藻门、裸藻门 从种类上看,浮游植物以硅藻门种类为主,占总种类数 66.3%[2],其次是裸 藻门,占总种类数 14.5%[1],同时出现多种蓝藻、绿藻、裸藻、甲藻等。不同的 藻类可以反应该地区水质的不同。其中,底栖性和附着性的硅藻如中肋骨条藻、 威氏海链藻和极微小环藻大量存在,起到丰富浮游植物的作用,其中微小小环藻 在鱼塘站位 4 月份的样品中细胞密度达到 2.2× 108 个/L; 淡水性的藻类如平裂藻、 颤藻、栅藻、裸藻等种类,该类藻类的出现说明水质属咸淡水性质,其中 2011 年 1 月份,沙嘴站位淡水种类裸藻成为优势种类,总细胞密度的 69.7%,2012 年 4 月份,观鸟亭站位淡水种类隐藻成为优势种类,总细胞密度的 66.1%;赤潮 藻如威氏海链藻、 骨条藻是浮游植物的主要成分, 浮游植物的密度在每个季度均 达到富营养化的水平,并且有继续增加的趋势;淡水性/半咸水性微型蓝藻门中 的细小平裂藻在监测站位中频繁出现,2008、2009 和 2010 年 7 月份与硅藻种类 一起成为浮游植物的优势种,细胞密度达到了 34.7× 106 个/L,蓝藻门的出现能推 断出该区域必然是入海污水所能达到的地方。 从区域上看,浮游生物主要存在于外海滩涂。硅藻在观鸟亭大量存在,约占 总种类数的 80.3%。其中舟形藻在观鸟屋和凤塘河口分别成为优势种。淡水性的 藻类在观鸟亭成为优势种类,占总种类数 66.1%。淡水性/半咸水性微型蓝藻在 7 月份成为沙嘴、 凤塘河口的浮游植物的优势种,其中在凤塘河口细胞密度占细胞 密度的 29.3%[2]。在百亩区、观鸟亭、上沙、下沙、沙嘴的采集到的藻类分别为 27 种、34 种、53 种、37 种、32 种[4]。 从时间上看,2008 年至 2012 年浮游植物种类数分别为 127 种 135 种 140 种 90 种 92 种。 2008 年和 2010 年浮游植物细胞密度的高峰主要出现在 7 月份, 2009 和 2011 高峰主要出现在 1 月和 10 月,2012 年高峰主要出现 4 月份。从 2008 至 2012 年福田红树林区水体浮游植物群落的细胞密度比较,可以发现相对于 2009 年和 2012 年浮游植物细胞密度形成 2 个峰值,而 2010 和 2011 年浮游植物细胞 密度则较低, 这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该红树林区水体富营养化程度具有反复变化 的趋势。 从藻类结构特点来看, 百亩区的藻类以大中型个体种类为主,较少极小个体 和极大个体出现, 以菱形藻个体最大; 上沙的藻类极小个体和极大个体出现较多, 下沙的藻类以极大型个体和大型个体居多;沙嘴的藻类以中性和大型藻类为主; 观鸟亭的藻类以极大型和大型占绝对优势。[3] 底栖动物 监测地点:在观鸟亭(G)、凤塘河口(F)、沙嘴码头(S)红树林区及其附近滩涂和基围鱼塘 (Y) 检测周期:2012 年和 2011 年的 4 月、7 月、10 月、1 月 代表物种:莫顿长尾虾、奇异稚齿虫、小头虫、羽须鳃沙蚕、腺带刺沙蚕 从种类上来看,2012 年深圳福田保护区大型底栖动物物种数为 86 种,潮间 带大型底栖动物物种数为 46 种。其中,软体动物共记录 37 种,腹足类 21 种, 双壳类 16 种,常见软体动物有 14 种,以腹足类科和拟沼螺科最为丰富,双壳类 优势种类为缢蛏和中国绿螂。甲壳类动物共计 29 种,林区甲壳动物主要以蟹类 为主,蟹类是林下底栖动物中最为活跃的一大动物类群,其数目达 21 种,以方 蟹类和沙蟹科为主。保护区内鱼类共 11 种,最具代表性的是类群是弹涂鱼类。 其他动物共计 9 类,主要以多毛类为主,代表的有河口鳃沙蚕、锐足全刺沙蚕和 腺带沙蚕[4]。 总体上看,由图 3.2 夏秋两季的物种数高于春冬两季,而冬季的物种数比其 他三季又有显著减少。其中,2012 年度莫顿长尾虾的采集量与 2011 年度同期比 较总的密度和生物量均基本持平。2012 年度小头虫在四个季度均有分布,但分 布极不均匀。2012 年度春季 H3 取样站小头虫的密度最高,达 789.8 ind/m2,池 塘取样站的生物量最高,达 0.25g/m2。与 2011 年度同期比较,2012 年度秋季和 冬季两个季度小头虫的密度和生物量均较低,而春季和夏季两个季度则均较高。 2012 年度奇异稚齿虫仅在春季的 H1 取样站分布, 而且其密度和生物量均远远低 于 2011 年度同期所获得的结果。2012 年度羽须鳃沙蚕只在三个季度有分布而且 分布均极少而 2011 年度羽须鳃沙蚕在四个季度均有分布不过都分布极少。2012 和 2011 年度腺带刺沙蚕在四个季度均有分布。2011 年栖息密度和生物量最高的 为冬季;与 2011 年同期相比,2012 年度春季和夏季腺带刺沙蚕的栖息密度和生 物量均较高,而秋季和冬季均较低。[2] 从时间上来看,2012 年潮间带大型底栖动物物种数为 46 种,较 2011 年的 48 种少,但超过了自 2005 年以来的平均值。2012 年大型底栖动物物种密度为 1.198,在 8 年监测数据中处于较低水准;其丰度指数为 1.617,低于 2011 年的 2.072, 处于近年来的平均水准; 其多样性指数为 1.941, 多样性较高, 但低于 2011 年的 2.232。[2] 从地域上看,底栖动物主要分布在外海滩涂和基围鱼塘[4]。 图 3-2 深圳福田潮间带冬季与夏季大型底栖动物物种数比较 水环境监测 监测点:沙嘴码头、凤塘河口、三号岗亭水域、基围鱼塘、观鸟屋 检测周期:高潮和低潮 检测方法: 运用 SPSS 软件对各采样地区的汞含量进行方差分析[5] 通过 SPSS 统计软件采用向后剔除法,建立回归方程,对红树林中个环境因子和 总汞含量的关系进行多元回归统计和分析[5]。 1. 监测湿地水域的理化指标[4] 红树林区域的水温随气温变化,与气温变化成正相关,不同点间的温度有一 定差异,但相差均小于 5℃。pH 值多为中性稍偏碱。高潮时由于受潮水的影响, 水域的盐度较高。 低潮时生活污水的排入,使得凤塘河口及三号岗亭水域的盐度 较低。鱼塘由于受雨水影响及人工控制,盐度变化较大。观鸟屋一带无生活污水 排入,故盐度稍高于同期其他站位。高潮时溶解氧含量高于低潮时的含量。低潮 期溶解氧含量普遍较低[2]。 2. 营养盐和有机物污染指标 3 号岗亭化学需氧量(COD)含量较其他站位偏高。沙嘴的 COD 值较低,其 他地点水域在均值上差别不大。五日生化需氧量(BOD5)的数据则显示,低潮 时期的 BOD5 值比高潮时期 BOD5 值高,但也有个别不同。在氮元素的各种形 态中,氨氮所占的比例最大,有生活污水排入的凤塘河及三号岗亭,氨氮占总氮 的比例可达到 80%以上;硝酸盐的浓度较低。沙嘴码头、凤塘河和三号岗亭氮含 量较高,但观鸟屋周边及鱼塘,氮含量相对较低。磷含量普遍较高。其中鱼塘相 对较低。 3. 细菌数量检测 三号岗亭水域肠道菌数量最高,观鸟屋和鱼塘相对较少。说明生活污水中肠 道菌对深圳湾红树林水域污染严重。 4. 重金属含量检测 福田红树林湿地水域四个监测点铅、镍均未检出。铬除沙嘴码头低潮期含量 超过地表水Ⅰ类水质标准,属于Ⅱ类水质外,其余站位均属于Ⅰ类水质。镉除观 鸟亭低潮期含量超过地表水Ⅰ类水质标准,属于Ⅱ类水质外,其余站位均属于Ⅰ 类水质。说明深圳湾海水的重金属污染已得到有效控制。 项目 单位 检出 限 0.3 0.4 0.9 0.01 沙 嘴 码 头 高潮 0.3L 46 0.9L 0.01L 沙 嘴 码 头 低潮 0.3L 52 0.9L 0.01L 3 号 岗 亭 高潮 0.3L 34 0.9L 0.01L 3 号 岗 亭 低潮 0.3L 33 0.9L 0.01L 凤 塘 河 口 高潮 0.3L 31 0.9L 0.01L 凤 塘 河 口 低潮 0.4 7 0.9L 0.01L 观鸟 亭 高潮 0.8 38 0.9L 0.01L 观 鸟 亭 低潮 1.1 39 0.9L 0.01L 基围鱼 塘 0.7 47 0.9L 0.01L 镉 铬 铅 镍 ug/L ug/L ug/L ug/ml 备注:检测结果小于检出限报最低检出限值加“L”。 与以往数据对比可知,3 号岗亭、观鸟亭和基围鱼塘有机物污染较为严重。 但总体上有机物污染得到了一定的控制。 红树林带 是福田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的核心,为其他生物提供赖以生存的氧气等,在 维持生态系统平衡中起着主导作用。 监测点:沙嘴码头 S,观鸟亭 G,凤塘河口 F,基围鱼塘 Y[4] 检测方法:每木调查[1] 代表物种:白骨壤、秋茄、海桑、无瓣海桑、海莲等 一、红树林 主要从群落结构、外来种入侵、植被变化等方面进行检测。 具体为 1. 群落结构 检测周期:2005 年到 2010 年 5 年 对本土红树植物群落秋茄群落、木榄群落、桐花树群落、白骨壤群落进行生 长状况监测[4]。 A 秋茄群落 秋茄群落平均树高,稍稍增加,10 年受冻害影响,有减少。但从五年整体 数据来看,总体有扩大趋势[2]。 B 秋茄+桐花树群落 总体上,目前该群落比较稳定,秋茄和桐花树的生长速度都较快。 C 白骨壤+秋茄群落 白骨壤:2005 年-2008 年平均树高及胸围有所增加,该群落目前生长状况 良好,但 2010 年调查发现白骨壤的平均树高及胸围都有所下降,生长缓慢,群 落中出现木榄小苗,秋茄、桐花树的小苗减少。 D 白骨壤群落 总体上白骨壤的高度变化不大,平均胸围逐年呈减小趋势;群落下有桐花 树小苗,白骨壤的总株数有所减少 2.引种红树植物 对外来红树植物海莲及不同种源木榄等群落进行生长扩散监测。 检测周期:2005 年到 2012 年 A1999 年引种的海莲 1)2005-2006 年度,生长较快;平均树高,增加;2006-2007 年度,生长减 缓;2007-2008 年度,负增长,原因可能是由于部分植株死亡。前期生长快速; 2007-2008 年生长负值,这可能与 2008 年深圳气温下降; 2)2008-2009 年度,大量的海莲死亡,据监测统计,原来的 48 株,现已 有 36 株死亡,主要受冻害影响,剩余 12 株,且主要为受冻害较轻的植株保留下 来的。2010 年有所增长,但速度较 2006 年生长速度明显下降。 3)2012 年的调查显示,最初引种的 48 株海莲,目前仅剩 12 株,其生长 相当的缓慢,有 3 株海莲达到 3 分支,生长良好,另外的 9 株没有分支,在海莲 林下发现许多的秋茄幼苗 36 株,30-50cm;海莲幼苗 15 株,25-45cm。因此, 对于海莲的生长动态变化,仍然需要进一步观察。 B 不同种源木榄 2011 年不同同源的木榄的胸径都有所增加,而树高比往年偏低,总体上看 来,7 个不同木榄种群生长状况良好,其中又以深圳木榄生长最好。 3.植被变化 对海桑及无瓣海桑人工林、 秋茄人工林、 白骨壤天然林进行凋落物按月收集。 检测周期:2005 年到 2012 年 8 年 A 66 年秋茄和 11 年秋茄 图 4-1 66 年秋茄 2005 年-2012 年的月凋落物均值变化趋势 图 4-2 11 年秋茄 2005 年-2012 年的月凋落物均值变化趋势 从趋势上看, 两种不同年龄段即 66 年和 11 年秋茄的月凋落物均值变化趋势 基本一致,其最大凋落物量均从 2 月份开始上升,最小凋落物量出现于 12 月或 者次年的 1 月,也就是每年的冬季。 老树与小树峰值数目不同。 B66 年白骨壤[2] 2005 年-2010 年凋落物量基本处于逐年下降的趋势,2008-2009 年的凋落物 变化从 5 月份开始基本一致,且 2009 年、2010 年、2011 年的每月凋落物量总值 比 2008 年要高,说明白骨壤经历 2008 年低温后依然能很好的生长,2012 年明 显下降,可能与虫害有关。 C11 年无瓣海桑 2005 年-2011 年的月凋落物变化基本一致,总量相差较小,而各月份的变化 较大;在 5 月的峰期,与 9-10 月峰期相差非常大,在冬季凋落物量低峰季节相 差较小。 D11 年海桑和 8 年海桑 不同年龄段的海桑即 11 年海桑和 8 年海桑,2005 年-2011 年其月凋落物量 的变化趋势基本一致;最高凋落量出现于 2 月或 8 月,最低出现于 4 月或 5 月; 昆虫多样性监测及虫害预警[4] 1.昆虫种类调查及动态监测 监测点:凤塘河口、观鸟亭、基围鱼塘、沙嘴码头 监测周期:2012 全年 代表物种:海榄雌瘤斑螟 Acrobasis sp. 、八点广翅蜡蝉 Ricania speculum、 报喜斑粉蝶 Delias pasithoe (Linnaeus)、红火蚁 检测方法: A 种类调查[2] 共采集到昆虫标本 5000 余头,经鉴定有 113 种,隶属于 10 目 57 科,其中 以海榄雌瘤斑螟 Acrobasis sp. 、八点广翅蜡蝉 Ricania speculum、报喜斑粉蝶 Delias pasithoe (Linnaeus)为优势种类,并造成了对红树植物的严重为害。 表 6-1 深圳福田红树林保护区昆虫的种类组成 目名 鳞翅目 半翅目 膜翅目 鞘翅目 双翅目 直翅目 蜻蜓目 脉翅目 螳螂目 蜚蠊目 合计 B 动态监测 科的数量(个) 11 15 9 8 6 3 2 1 1 1 57 种的数量(个) 31 27 22 11 9 4 5 2 1 1 113 科所占比例 (%) 种所占比例 (%) 19.3 26.3 15.8 14.0 10.5 5.3 3.5 1.8 1.8 1.8 100 27.4 23.9 19.5 9.7 8.0 3.5 4.4 1.8 0.9 0.9 100 昆虫数量动态有三个高峰期,第一个高峰期出现在 7 月下旬,主要由广翅蜡 蝉形成,第二个出现在 11 月上旬至 12 月中旬、主要由小绿叶蝉形成,第三次出 现在次年 4 月上旬, 主要由小绿叶蝉和广翅蜡蝉共同形成。福田区红树林昆虫数 量动态受八点广翅蜡蝉、小绿叶蝉等的数量动态影响较大。 2.红树林主要害虫监测 (1)报喜斑粉蝶[Delias pasithoe (Linnaeus)][6] 报喜斑粉蝶在 2012 年突然爆发,该虫幼虫食量大且为群居生活,严重危害 海桑,及无瓣海桑的生长。 (2)八点广翅蜡蝉[Ricabia Speculum (walker)) 八点广翅蜡蝉最喜欢在秋茄上产卵, 其在秋茄上的产卵量最大, 平均每 30cm 枝条上可有 83.8 个卵;其次为白骨壤、海桑、木榄和桐花,平均每 30cm 枝条上 的卵量为 22.6~26.4 个之间; 老鼠簕和海漆上的卵量较少, 分别为 3.9 个/30cm 枝 条和 9.0 个/30cm 枝条。 初步推断八点广翅蜡蝉在深圳市福田红树林以滞育卵越冬,每年发生一代。 从八点广翅蜡蝉寄主植物带卵率和发生动态中卵的虫口数量结合来看, 可以 说明八点广翅蜡蝉 7 月份产卵最多,而 9 月较少,这与成虫的数量相吻合。 (3)海榄雌瘤斑螟(Ptyomaxia sp.) 调查结果显示白骨壤叶片受害率和嫩梢被蛀率总的变化趋势是基本一致, 用 这两个指标来评价海榄雌瘤斑螟为害白骨壤情况更为科学、也更准确。 3.红火蚁对红树林的危害 除观鸟亭未诱集到红火蚁工蚁外,其它监测点均发现红火蚁及其活动蚁巢, 凤塘河口诱集到红火蚁工蚁数量最大(68.0头/诱饵),其次是基围鱼塘(8.9头/ 诱饵)和沙嘴码头(11.1头/诱饵),观鸟亭未诱集到工蚁;凤塘河口的活动蚁巢 密度也最大,达到5.5个/100m2,其次是基围鱼塘,蚁巢密度为3.1个/100m2,再 次是沙嘴码头,其蚁巢密度为1.1个/100m2;观鸟亭监测点的活动蚁巢数最少, 每100m2监测样点的活动蚁巢数为0.1个。 4.与往年数据比较[5] 优势种的变化较大,过去报道当地红树林的主要害虫是海榄雌瘤斑螟 Acrobasis sp.、 双纹白草螟 Pseudocatharylla duplicella (Hampson)和蓑蛾 Psychidae sp.,此次调查发现除海榄雌瘤斑螟仍严重危害白骨壤外,而其它的优势种类已 转变为危害秋茄等红树植物的八点广翅蜡蝉 Ricania speculum 和危害海桑的报喜 斑粉蝶 Delias pasithoe (Linnaeus), 而且这两种害虫数量非常之大, 危害十分严重, 另外还有小绿叶蝉(学名待定)等数量也较大,这也从某个方面反映了该保护区 昆虫群落的变化